850游戏中心
850游戏中心

心中的父亲__宁海新闻网正文


发布者:850游戏中心 日期:2020-12-24 21:12


  父亲从小身单力薄,祖父送他去上海学艺,又值时局动荡,学艺不精回家。祖父逝世后,家里遭火灾一贫如洗。生下我时,正值土改,家里分到2间平房,才有立足之地。

  解放初,百业待兴。父亲虽不善耕作,但到过上海,见过世面,头脑灵活,又拜师学过烹饪,选择小商贩作为第二职业,农忙时务农,农闲时挑着鲜篮担,贩卖海鲜等时令农产品、摆夜摊卖熟食,生意做得风生水起,家里日子过得滋润。

  1954年父亲染上眼疾,当时医疗条件差,父亲的眼病久治不愈,时好时坏,影响他劳动和做生意,家里的生活开始走下坡路。

  合作化运动开始,农村土地入社,城镇实行工商企业对私改造,所有的商品实行统购统销。限制商品自由贩卖后,父亲经商的道路被堵死,家庭经济收入下降,日子过得越来越艰难。

  父亲身体瘦弱,又不精通农活,在生产队只评到七分半底分。父亲不会犁田,也不会插秧,只能耙耙田,做做田岸。父亲经常饿着肚皮干活,耙田转角拎不动耙时,锋利的耙齿割伤他的双脚,受伤后不能及时治疗,裂开的口子让人看了心疼。水稻田犁好后,为了防止田岸渗水,用四股耙把田里的泥土拉到田岸脚,泥土中不能掺杂半点麦秆株和杂草。泥土晾到像饭蒸中蒸熟的麻糍粉一样干燥时,再用四股耙不停掺镯,掺镯得越韧越好,最后把泥土表面粉饰平滑,田岸做得好,就像盛器一样能养水,父亲做田岸十分认真。三年自然灾害时,父亲因饥饿和劳累过度,得了浮肿病,全身浮肿,脸孔泛黄,腿脚酸痛。据说全国得这种病的人很多,时任中共中央常委陈云同志的妻子于若木,知道患此病的原因是严重营养不良,人体缺少蛋白质所致,于是陈云同志向中央提议,从东北急调大豆,磨成豆粉分发给浮肿病患者。父亲分到3斤黄豆粉,每天用开水冲泡着喝。学校还发动学生拔蛙蟆树叶,分给浮肿病人煎汤喝,父亲才逃过这一劫。

  生产队年底分红,父亲得工分少,全家6个人吃饭,成了现金找出户,找出的钱无法兑现,常常遭到同生产队人的白眼。我14岁小学刚毕业,父亲铁了心,让我辍学参加生产队劳动赚工分。记得有一次,为了多挣点工分,父亲向大娘舅借了辆手拉车,去桥头胡拉蛎灰。蛎灰由蛎壳烧成,施在冷水田里,可以促使水稻发育。桥头胡在象山港尾,从桥头胡到仇家20里全是上坡路。父亲拉车力气小,我用尽力气推,手拉车还是像蜗牛一样爬行。下午2时左右,拉到离村庄还有3里路的黄泥塘,要过一条小溪,溪面上用两块石板做桥面,宽度刚刚是一辆手拉车可通过,父亲由于乏力,眼睛有病又看不准,手拉车晃来晃去,车轮子没有对准桥面,人和车翻到了小溪里。父亲被压在手拉车下,更危险的是蛎灰碰到水,会发生化学反应引起水温急剧升高,父亲命在旦夕。我被吓得连连呼喊救命,所幸堂姐夫就在附近劳动,跑过来把父亲救起。

  从此我心里就深深打上了烙印,父亲瘦小的身躯支撑着这个家,在那特殊的社会环境下,养活带大4个儿女多不容易。他用瘦弱的肩膀,扛起为人父的责任。每天为了这七分半工分,只有三分之二毛钱的分值,多少天是在忍饥挨饿,病痛折磨下出工的。有时连路也走不动了,还是咬牙坚持挣工分。他靠坚强的意志,把我们养大。瘦弱的父亲在我们儿女心目中是家庭的脊梁,他具有顶天立地高大的父亲形象。

  父亲一生在别人眼里,没有惊人的举动,但我们兄妹知道,他对子女有爱怜的天性。每当赚到一点钱,就要买一些鱼、肉,让孩子们享口福、补身体。因家庭经济贫困,他每次买鱼买肉,都会遭到母亲反对。母亲埋怨父亲:“赚不来钞票,还买什么鱼肉?要吃你自己吃个饱。”父亲总是苦笑着说:“我吃了身上不会多块肉,孩子们吃了才能长身体。”

  1968年我已到应征入伍年龄,报名后体检合格,父亲舍小家为国家,毫无怨言地把自己最得力的助手送到部队。

  父亲在上海学艺时学会了抽烟,烟瘾较大。家里经济条件差,他只抽宁波卷烟厂生产的双燕牌,双燕牌一角八分一包。觉得贵,改抽一角三分一包的大红鹰。大红鹰也抽不起了,就抽八分一包的白锡包。他帮人家办汤水,人家送给他上游牌、五一牌等香烟,他到小店换成低档烟。再后来白锡包也抽不起,他忍受着极大的痛苦,把抽了30多年的烟给戒了。

  1978年初,父亲得了重病,开始以为是伤寒病,经乡村医生治疗不见好转。父亲挺着大肚子,被病魔折磨得骨瘦如柴,走路也十分困难了,病情十分危急。我与母亲商量后,把父亲送往县医院。那时医院条件差,没有检查的仪器,医生摸了摸父亲的肝区,诊断为肝癌晚期,给他判了“死刑”。那天我在白溪公社卫生所工作的战友也在县医院,到病房看望我父亲。他仔细地观察了病情,用手触摸肝区。发现一边硬,一边软,不像是患肝癌症状。他请来院长,给父亲复诊,并谈了自己的疑点。院长用针刺父亲肝区,发现针头带有粘连物,确诊为患了肝脓疡,并非不治之症。手术后父亲获得重生,但落下半边瘫痪的病根,完全丧失了劳动能力,走路一拐一拐的。

  我到县城工作后,节假日骑着自行车,三角架上坐着儿子,书包架上坐着妻子,车龙头上挂着父亲爱吃的下饭和糕点。父亲看到我们一家三口到来,嘿嘿咧开嘴笑个不停。当孙子围着他一边转,一边不停地喊爷爷时,他笑得更开心。当儿媳妇端来洗脚水,帮他洗脚、剪脚趾甲时,他嘿嘿地笑着,脸上已经挂上喜悦的泪花。

  1982年7月20日上午,我正在县供销社上班。10时左右村里人带来口信,说父亲昨夜突然生病,母亲让我赶快回家。我请过假,立即骑上自行车回家。半路上下起大雨,自行车在小路上艰难骑行,到家时苦命的父亲已经离我们而去,终年63岁。

  没有见上父亲最后一面,成了我终身的遗憾。在父亲诞辰百年之时,又值父亲节到来之际,特写此文,以聊表我对父亲无限的追思。


关键字:850游戏中心
上一篇:小户型如何装修 小户型装修效果图
下一篇:三江超市凌晨卸货 楼上居民被吵得睡不着觉!店

相关新闻
电话:0769-82706612 邮箱:gheshun@126.com 公司:850游戏中心 技术支持: 网站地图
COPYRIGHT(C)2016 850游戏中心 ALL RIGHTS RESERVED.